民進中央建議:應高度重視農村學生低分厭學問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  • 来源:国产ar高清视频 视频_国产ar高清视频视频_国产Av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

  “之前隻是單純強調接受教育的起點公平,保證所有的孩子都能‘有學可上,有書可讀’,而忽略瞭‘保障進入學校的兒童、少年能夠享有接受具有相同質量要求的教育’。” 全國政協委員、遼寧省政協副主席、民進遼寧省委會主委薑軍指出,我國農村義務教育質量整體落後的面貌尚未得到改變,實現“義務教育均衡發展”任務仍很艱巨。

  薑軍曾對東北某區17傢農村公辦義務教育學校、2傢城鎮公辦初中進行調研。他發現,在2017~2019連續3年該地區中等專業學校升學考試中,農村學校考入省重點高中(含同批次錄取學校)升學率平均為12.62%,城鎮學校升學率為22.62%。相差10個百分點,接近2倍。“雖然農村學校升學率近2年比2017學年提升瞭3個百分點,但與城鎮學校相比差距還是很大”。

  民進中央今年兩會的重點提案《關於高度重視農村義務教育質量問題的提案》(以下簡稱《提案》)也指出,根據對某西部省份3縣9個鄉鎮的調研發現,低分厭學學生主要集中在鄉鎮及以下學校。9所鄉鎮中學2018年參加全省初中畢業生學業水平考試平均低分率(即卷面總分的30%以下)為31.90%,平均及格率僅15.40%,個別鄉鎮中學低分率占比超過40%,尤其是英語、數學、物理等科目低分率甚至高達60-70%。這類學生群體的學習興趣不強,學習習慣和行為習慣差,缺乏持續學習的動力,厭學情緒突出,經常遲到、曠課、逃學,不完成作業,課堂上註意力分散,沉迷手機和網絡,甚至有偷盜等不良行為。

  《提案》提出,這種低分厭學問題,除去自身和傢庭因素外,與農村義務教育質量較低直接相關。這從小學階段即有所反映:A縣A小學2018年全縣小學畢業生學業水平測試中低分率高達48.80%。社會各個方面,甚至一部分農村學校教師,都認為農村教育是落後、低水平、不經濟、無希望的。一些教師不能勝任教學工作,但轉崗、退出機制不暢;一些教師責任意識淡漠、得過且過,不願意當班主任,不傢訪,課堂上不管學生是否聽懂都照本宣科,不對學困生進行輔導,佈置作業不批改。

  “農村學校教學質量低,問題產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如農村學校教學資源相對匱乏,學生傢長更願意把孩子送到城鎮接受更高質量教育;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比較落後,交通不便,路途較遠,很多孩子不願吃苦而放棄學業;還有部分農村傢長認為孩子讀書用處不大、考上大學也找不到工作,等等。”薑軍委員就《提案》接受記者采訪時說。

  《提案》建議,應加大力度提高農村學校義務教育質量,要樹立鮮明的教育質量導向,旗幟鮮明抓質量,旗幟鮮明抓合格率。地方政府應高度重視農村學生低分、厭學問題,將提高縣域內義務教育質量及基本學業達標作為脫貧攻堅、鄉村振興的基礎性的工作,落實各級政府和各部門教育職責、發揮合力。

  “學生學業成績合格是教育的基本要求,要將教育質量和學生學業達標率作為評價一個地區教育發展水平、一所學校辦學質量的核心指標,建立增值教育評價體系、考評機制,以學校教育質量、學生學業成績及其發展進步的情況來考核地方政府和學校,考核結果向社會公開,倒逼地方政府提高教育質量。”薑軍認為,還應加大農村義務教育經費投入,改變“以縣為主”管理體制,加大財政轉移支付力度,減少或免除縣級配套資金。充分發揮國傢財政專項資金的作用,扶持農村地區發展教育,確保教育經費能完全用於改善農村中小學的辦學條件。

  教師,可以說是農村教育珍稀資源。《提案》提出,應將工作重心下沉到鄉鎮及鄉鎮以下的農村學校,切實采取有效措施激勵優秀教育人才向基層農村流動,著重為農村學校培養配備優秀校長,加強學校管理;采取交流輪崗、定向培養、購買服務等方式盡快解決農村教師隊伍薄弱的現狀,把學生及格率、進步情況作為考核教師的重要指標。同時,通過督導評估,關閉重組教育質量極其低下、學生大面積不及格甚至低分的“無效學校”;完善相關制度,對不能適應教育教學工作、年齡偏大或長期患病的教師實行提前退休、退養制度,或者退出教學一線,轉崗從事後勤和教輔工作,補充年輕、緊缺學科、優秀教師。

  此外,薑軍認為,更新農村傢庭教育觀念也很重要,應通過多種途徑和方式,向廣大傢長宣傳國傢的教育方針和正確的教育思想、方法,比如定期舉辦“傢長學校”、“傢長培訓班”等。在轉變傢長觀念的過程中,學校要發揮主動作用,一方面學校要通過對學生的全面培養,改變傢長的觀念;另一方面要通過多種渠道,做好宣傳解釋工作,加強與傢長的交流與溝通,通過傢長和學校的共同努力來全面提高教育質量。